“挖坑人大代表”的双面人生让谁脸红

近日,徐州人大代表私挖地下室造成北京德内大街塌陷的新闻不绝于耳,闹得沸沸扬扬,1月31日下午,徐州市人大常委会确认“人大代表李宝俊的辞职报告合法有效”,这意味着李的人大代表资格已自行终止。
有报道说,李的闪辞是一次“危机公关”,通过辞职来远离舆论的靶心。难道撕掉自己人大代表的“名牌”就能万事大吉吗?难道人大代表这一头衔只是李宝俊之流的“护身符”、“挡箭牌”的吗?
人大代表,顾名思义代表着人民群众的利益,是人民选出的、为人民说话的,要为人民办事、为人民服务。人大代表的义务也明确规定了,人大代表要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要在自己的生产、工作和社会活动中,自觉地学法、用法、守法,严格按照法律办事。但我们发现,现实中有部分人大代表并没有真正履职尽责,只是把参加人代会作为获取更多人脉关系、拥有更多社会资源的平台,更有甚者,把人大代表这一身份作为自己违法违纪活动的“保护伞”,背着人大代表的“名牌”干有损国家和人民的事。
近年来,人大代表问题频出,质疑声音不断,法律赋予人大代表的人身特别保护权被滥用,说明我们目前的监督管理机制还有缺失,特别是在人代会闭会期间对人大代表的行为缺乏有力的规范和有效的监督。笔者认为,各级各地人大机关应进一步完善人大代表监督制度,加强代表的教育管理,提高代表的素质修养,规范代表的言行举止,人大代表也应主动强化学习,带头遵纪守法,认真履行职责,自觉接受监督。
撕掉人大代表的“特权名牌”,是让那些用公权力、用特权为自己服务、为自己谋利的人“出局”,为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买单”。只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才能实现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的目标。

“挖坑人大代表”的双面人生让谁脸红。记者近日赴徐州采访有关部门,起底李宝俊涉嫌行贿、被法院判定为“老赖”以及其担任人大代表期间的往事。让人惊异的是,在今年徐州人代会上,李宝俊附议了一份由10位人大代表提交的“关于统一规范违法建设认定处置程序的议案”。
其实,如果不是私挖地下室导致道路坍塌引发的围观,徐州人大代表李宝俊肯定还鲜为人知,也不会被冠以“挖坑代表”的称号。从调查李宝俊来看,他不仅于1月31日被终止了人大代表资格,而且还卷入徐州官场腐败窝案,因行贿徐州市泉山区落马区委书记被调查,名字被写入公诉文书;就在去年11月,李甚至还因债务纠纷被徐州市中院“限制高消费”,成为名符其实的“老赖”;更让人费解的是,在北京院落“挖坑”期间,作为人大代表还人附议了一份“关于统一规范违法建设认定处置程序的议案”。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剥去李宝俊人大代表的“伪装”,才发现原来他早已“劣迹斑斑”。那么,问题来了,“挖坑”代表屡次深陷官场腐败案件,为何“毫发无伤”,“逢凶化吉”,谁是李宝俊的“护身符”、“贵人”?即使身为企业家,为经济发展做出一定贡献,在债务、诉讼缠身的情况下,这样的“老赖”怎在人大队伍中长期“混迹”?这样的代表一手“挖坑”,一手附议“违建议案”,到底是打了谁的脸?谁给“挖坑人大代表”双面人生提供了机会?
众所周知,人大作为立法机构,在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负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国《代表法》第三条中的明确规定,“人民代表必须模范地遵守宪法和法律;在自己参加的生产、工作和社会活动中,协助宪法和法律的实施。”那么,作为人大代表,首先必须尊法学法守法,如果人大代表都做不到带头执行法律,那又怎能有效履行代表职责,让选民群众放心?
笔者认为,“挖坑”代表背后还有多少“伤疤”待揭,必须“穷寇必追”,北京德胜门内大街的那个坑容易填平,而其他“坑”里藏着什么真相,必须继续挖一挖。
不得不说,“挖坑”代表的双面人生让谁脸红?也在告诉我们“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加强对人大代表的监督是当前依法治国的当务之急。一些人借助“假面具”混进人大队伍,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一时难以察觉,一旦东窗事发,影响也是极坏,既败坏了党风政风,玷污了党的执政形象,又动摇群众对党的信任。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打铁还需自身硬,人大代表是人民代表大会中代表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人,这是多么神圣和责任重大的身份。因此,决不允许类似李宝俊这样的“变色龙”在人大队伍中“滥竽充数”。
显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权,人大代表更不能例外。人大代表不是一种身份特权,更不是一块“免死金牌”,要自觉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严以用权,严格要求自己,做好表率,认真履职,多一份责任和承担。
还有,相关部门要协同合作,擦亮眼睛,时时提高警惕,强化对人大代表的监督,严格准入制度,对个别人大代表“横行霸道”、违法违纪的案件,要发现一起、严惩一起,坚决将“害群之马”清除出人大队伍,造成严重后果的,更要追究相应责任。

李宝俊,徐州市人大代表,江苏徐州海荧集团董事长。在北京德内大街93号自己的院子里,在没有地下室规划、审批和施工手续的情况下,私挖深度接近18米的5层地下室,导致紧邻德胜门内大街这一段马路1月24日凌晨出现塌陷,还毁了四合院,害了周围居民。
人大代表代表人民行使国家权力,具有广泛性、代表性、先进性。正因为如此,《代表法》第三条就明确规定:“代表必须模范地遵守宪法和法律,保守国家秘密,在自己参加的生产、工作和社会活动中,协助宪法和法律的实施。”但是,这位人大代表就是这么“任性”,在没有规划、审批和施工手续的情况下,可以私挖深度接近18米的5层地下室,直到把马路挖塌为止。
就李宝俊案来说,确实有很多是值得探究的,比如,挖18米深的5层地下室究竟要用来做什么?周边居民“你要是再挖,我就从这跳下去”的抗争为何阻止不了他挖地下室?2014年7月居民举报后,相关部门现场查看、拍摄照片、约谈,可地下室为何还在继续挖呢?更早的2010年4月,他就曾违法拆了5间二类保护类房屋,可为何如今却还是人大代表呢?可见,李宝俊的任性,完全是被“惯”出来的。
就人大代表“任性”这一类现象来看,他们为何会被相关部门“惯”着呢?表面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光环,相关部门面对他们的时候,忘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条。而实质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他们有钱、“能量大”,当上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已经是权力这个圈子的一员了。这类身在异处的“任性”的人大代表,代表了谁的利益,怎么履行的代表职责,大概也是可以想象的。
联想起来,近年来有钱人通过贿选当上人大代表的新闻,时有发生,最极端的,就是湖南衡阳,527名人大代表,518名受贿,占了98.3%。有钱人争当人大代表,按理也属正常。一来,当上人大代表就可以获得政治名誉;二来,就可以凭人大代表的“特殊待遇”来应付某些干扰。因为《代表法》明确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大代表,非经本级人大常委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即使人代会主席团或者常务委员会受理许可申请,还应审查是否存在对代表打击报复的情形。
而“有钱+任性”的人大代表,就让我们必须倒查:其一,人大代表当初究竟是如何被“推荐”出来并“当选”的?其二,作为代表,他的履职表现究竟如何?民意评价如何?
维护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权威和尊严,首先就必须保证“人大代表”的神圣称号不容玷污。对“有钱+任性”的人大代表,法律必须“零容忍”,必须明快处理,决不能养痈成患。更重要的是,还要随着问题倒查深究,看看这种“任性”究竟是如何炼成的?湖南衡阳当年不仅深究了涉事的“人大代表”,同时更对主事官员一并追究,以“涉嫌玩忽职守罪”侦办相关负责领导,这实际上就是我们处理李宝俊这类“有钱+任性”人大代表的标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